首页| 趣闻趣事|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服装服饰| 农药资讯|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房产资讯| 宠物资讯| 家电资讯| 数码资讯| 女性话题| 更多

史上最狂热型UFO发烧友:自费奔波寻找外星生命

【发表时间:2020-06-27 20:14:00 来源:恩施网】

  “不明来历、不明空间、不明结构、不明性质”,这是人类对UFO的基本定义,然而,再多的“不明”也阻挡不了一个群体对其的痴迷。他们坚信天外必有来客,UFO就是外星人的交通工具;他们试图寻找外星人存在的证据,并最终和他们取得联系。这就是UFO发烧友,一个笼罩在神秘面纱之下、又常被异样目光注视着的群体。痴迷于神奇的未知世界,是他们的梦想。他们到底是些怎样的人?与UFO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目击调查部主任

  张靖平:自费奔波寻找外星生命

  本职工作在北京开广告公司的张靖平算得上典型的狂热型UFO爱好者。从初三看到第一本《飞碟探索》开始,到加入北京UFO研究会,再到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中担任目击调查部主任,近20年来,张靖平始终坚信外星生命的存在,他把寻找外星生命当做自己毕生的事业。

  对于自己的痴迷,张靖平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迷上了这,初中那会儿《飞碟探索》3毛钱一本,曾买过几本看,觉得挺好玩的,心想国内外那么多人在研究,UFO应该是存在的。”之后因为考试升学,张靖平就没有再碰过那些书,但兴趣的种子已经埋下。

  1990年,张靖平从河南考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闲暇时他又翻到了《飞碟探索》等杂志。UFO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不是外星人的飞行器?外星人到底有没有?一系列问题涌出来,心底的兴趣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张靖平想尽办法买齐了从创刊以来的所有《飞碟探索》,两年后还加入了北京的UFO研究人群。

  大学毕业后,张靖平原本在一家仪器检测公司工作,可为了能有更多时间收集UFO第一手资料,他辞掉了工作,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自己当老板,行动比较自由。”张靖平经常独自一人,自费奔波各地寻找UFO事件的目击者。

  张靖平说,只要听到有关UFO的事情他都会很兴奋,就想第一时间去调查真相,他曾连续三年跟踪调查人称被外星人劫持的“曹公事件”。事情发生在1999 年,主人姓曹名公,他说曾经像好莱坞大片《第三类接触》那样被外星人“劫持”,在硕大的不明飞行物中为一个地球女孩诊病,随即又完好无损地返回家中。这听上去像是一个童话故事,可张靖平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可能,他频繁奔走于京津冀地区搜寻证据,历时三年,通过测谎和催眠等技术手段初步证明了事件的可信性,还通过还原曹公回忆画像寻找那个被治疗的“地球女孩”,最后还真找到了,而且女孩所说遭遇与曹公所讲相同。

  虽然,事情最终无法用目前的证据标准来定论,但张靖平的执着足以让人敬佩。与所有的民间爱好者一样,他们没有经费支持的来源,为调查一个UFO事件,往往要花费很多钱,而这些都需要他自己掏腰包。

  张靖平相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充满了意义,他经常自己掏钱印制调查材料,发送给UFO爱好者。他的新浪博客也成为自己实现梦想的平台之一,随时更新自己的研究,及时与相同爱好者交流,为方便网友第一时间告知各地发生的UFO事件,张靖平还公布了自己的联系电话。在博客中,痴迷UFO已达18年的张靖平说,“我的希望就是外星人和地球人早日友好接触,友好提携,促进地球文明进化。”“调研UFO,科普UFO,促进星际文明交流”就是他的誓言。

  上海UFO俱乐部常务副会长

  耿兆良:科学面对不明生物体

  快到古稀之年的耿兆良在UFO的探索之路上已走了几十年。作为上海UFO俱乐部的常务副会长,耿老一再强调要科学面对所有的不明生物体。

  “我们需要的是物理层面上的外星人,地球人可以用眼睛看到它、用手触摸到它,可以用耳听到它们的发音、那怕听不懂;可以用地球上的仪器记录它们的倩影。而决不是心理上的、更加不是意识的错觉。”

  说起自己与UFO之间的故事,耿兆良依然记得1987年的一个夏天之夜,“当时我和女儿在阳台上做游戏,我背阳台面对室内,女儿面对天空。正玩得起劲时,女儿突然大叫‘爸爸,飞碟!’,我知道,女儿在我的影响下知道点UFO知识,经常说什么飞碟等等,我以为她又把夜航机当成了UFO,就没转过头去看。 ”谁知第二天关于那个不明飞行物的报道铺天盖地,目击者还说自己的手表当时都停了,“别提我有多懊悔了,当时多看一眼我也能有个直观判断。”后来,为了求证这件事,耿兆良还特意写了两封信给当时的目击者及相关单位,并收到回信,证实事件的确发生过。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