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趣闻趣事|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服装服饰| 农药资讯|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房产资讯| 宠物资讯| 家电资讯| 数码资讯| 女性话题| 更多

并蒂煞

【发表时间:2020-10-16 14:01:14 来源:优图网】

伏尸

王守开带着步青云急忙赶往男生宿舍312室。走到房门口时,步青云放轻步子侧耳倾听门内的动静。

“嗞嗞嗞”一阵吮吸带咀嚼的响声不绝于耳。步青云连忙飞身一脚踹在门上,房门被踢开的一瞬间,一个黑影“倏”地一下从床上腾空而起朝门口冲去。

“哪里逃!”步青云喝道,随即一张灵符闪电般飞射到黑影身上。令人傻眼的是黑影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带着灵符冲出了宿舍,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

“不是鬼?”王守开愕然,“我看到它趴在杨鹏的背上,轻若无骨,杨鹏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我才以为它是鬼的。没想到……”

“杨鹏!”俩人一惊,同时朝杨鹏床上看去。

杨鹏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撕碎了,在他背心窝的地方有个又深又长的血洞。步青云俯身用手扒开那个血洞,随即大叫一声跌坐在床上。

杨鹏不仅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连内脏也被吸食得一干二净,现在的他只是一具苍白僵硬的尸体。王守开看着杨鹏的尸体更是战栗不已。最近学校总是有学生失踪,警察也查不出来头绪。联想到杨鹏的惨死,步青云隐约觉得那些失踪的学生跟刚才那条黑影有关。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欢迎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步青云跟王守开说了自己的想法,王守开马上提出疑问:“可是杨鹏并没有失踪,他的尸体还在这儿呢!”

步青云微微一笑:“那就赌一把。”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往杨鹏后脖子上一贴。

做完这些,步青云马上拉着王守开离开。

因为是国庆长假,宿舍学生并不多,他们并不担心杨鹏的尸体会被其他人发现。

一个时辰不到,宿舍外的步青云突然感觉口袋里有东西在剧烈地跳动,像是要挣扎出来。他一松手,一张巴掌大的符从口袋里飞了出来,飘在半空朝一个方向飞去。

王守开看得直傻眼,步青云却神情紧张:“有人在驱尸,快跟上!”

跟着那道符,他们很快就在学校的后山道上看见了杨鹏的背影。

似乎听见身后有动静,杨鹏突然停住脚。“咯吱咯吱”,它的头僵硬地转向后方,脖子发出一阵响声,好像空气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扭那颗脑袋。

“啊!”俩人同时发出一声尖叫。杨鹏的脸不见了,有人用刀把它的整张脸皮给削了下来,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猩红色的骷髅脸。一双黑白分明却毫无生气的眼珠子嵌在骷髅脸上,鬼气森森地看着他们。σ鬼τ大υ爷φ

一阵阴风吹来,原本阴气沉沉的山林突然暗沉了很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王守开一个踉跄捂着鼻子跪倒在地:“不好,尸气!”步青云想去扶他,对面的杨鹏却猛扑过来。

“灵符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急急如律令!”步青云急念符咒,双手齐发,只见飘在半空中的那道灵符径直飞向杨鹏的额头,连同它后脖子上的那张同时燃起一团烈火。杨鹏的整个脑袋瞬间被烈火点燃,它嘶吼着四处乱撞。

步青云舒了口气,正想挪动双脚却发现迈不开步子,低头一看原本干净无一物的地面突然伸出一只只腐烂干枯的死人手来。那些手拼命往上拱想要破土而出,自己的双脚正是被那些手给拽住的。

“这才是尸气的根源。”步青云暗自感叹。

“看腐尸的衣服!”王守开半睁着眼睛喊道,“原来失踪的学生都被埋在土里,难怪找不到尸体。”

一转眼,那些腐尸全都钻了出来,它们身上带着泥土和腐肉臭气冲天,却步调一致地向两个活人围拢过来。

圈子越来越小,王守开害怕地闭上眼睛。步青云却十分冷静,他沉住丹田之气全身发力,一口心尖上的热血就倒流回口腔。随即,步青云在心里默念驱尸咒,在那些腐尸的手快要触碰到两人时,步青云突然狂啸一声一跃而起,朝群尸吐出一口口血色唾沫。中招的尸体就像遇到化尸水般,身体从里到外流出一股股的绿水,同时整个尸身瘫倒在地,不一会儿就化成了一摊尸水。

步青云精气大损,他来不及细察就立即扶起王守开朝山下跑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被困

回到宿舍,步青云给王守开化了碗符水喝。驱逐掉他身上最后一丝尸气后,王守开的身体才慢慢好转过来。

入夜,步青云把王守开安顿在床上,可自己怎么也睡不着。后半夜,一只苍白的手从宿舍前窗伸了进来,那只手像柔软的橡皮泥不断拉长,一直伸到门闩打开了门。步青云先发制人,他摸出一粒朱砂用力弹出去,一声诡异的叫声后,有东西摩挲着地面飞跑出去。

步青云赶紧翻身下床跟了出去,那个身影看着有点儿眼熟,好像杨鹏的女朋友。步青云试着喊道:“苏丽丽?”

对方停下脚步转回身子,步青云被吓了一跳。月光下,苏丽丽面色青白,目光呆滞犹如一条死鱼。她白色的睡裙上洒满了斑斑血迹,左胸口处空荡荡的,透过那个洞口,步青云仿佛能看到她背后的那堵墙。

“嘿嘿!”此时的苏丽丽发出一连串冰冷的笑声,她缓缓朝步青云走过来。步青云满头大汗,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突然苏丽丽张开嘴吐出舌头,同时右手用力地拽住舌头往外拔去。一团血呼呼的东西朝步青云的脸上砸来,步青云头一偏躲了过去。

苏丽丽掏出一把刀,一下一下地朝自己脸上割去,才几秒不到,她就像杨鹏一样变成了一个没脸的血骷髅。步青云再也忍不住了,他飞快地咬破中指在手掌上画了一个八卦图:“神君有令,疾风烈火挫骨扬灰,邪灵退避!”媿★大♀爺♂媿↑诂△倳

一掌劈去正中苏丽丽前额,顷刻之间苏丽丽像被抽去了灵魂般轰然倒在地上,一股黑烟从她脑后冒出来飘散开去。

步青云看向那股黑烟时,一条黑影一闪而过,那条黑影的肩上似乎还扛着一个人。步青云想也没想便撇下苏丽丽的尸体朝黑影追去。很快,黑影带着步青云进入后山里面,爬过几个山坡,蹚过几条溪流后,竟到了一个漆黑的山洞前。

就在黑影进洞的刹那,步青云右脚勾起一块小石子,嘴里念动口诀,大声喊道:“定!”石子命中黑影后脑勺,黑影就像被点了穴般,定在洞口不动了。

黑影肩上的人摔下来发出痛苦的哼叫声。步青云赶紧跑过去把那人扶起来,那人竟是王守开。

“我的天!绑我离开寝室的那东西竟然是杨鹏!我还以为它早被烧毁了,没想到它的脑袋烧成漆黑一团还能动。”王守开恢复好后赶紧告诉步青云。

“它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它背后的那个高人,那个人的道行比我想的更要厉害!”步青云心里暗自发紧。俩人在山里绕了半天,绕来绕去总是回到那个洞口前,杨鹏就像块石头一样矗立在那儿一动不动。guǐdàyé

“我们遇到鬼打墙了。”

步青云摇了摇头:“我刚开了阴阳眼,并没有看到有鬼,困住我们的不是鬼打墙,而是五行阵术。对方在和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等我们精力耗尽,他才出来搞定我们。”

王守开急了:“那就赶快破他的阵啊!”

步惊云叹了口气:“不行,晚上太暗根本看不清,这个阵是他白天就已经设好了的,我看不到整个局面根本无从下手。”

“不会吧?这里一草一木一山一丘这么明显,今晚的月亮我觉得比十五的还亮,怎么会看不清楚呢?”王守开指了指树梢上的圆月。

“这才是对方的高明之处,我一时粗心大意也上了当。”说着步青云往王守开的双眼上一拍。王守开一声惊叫,睁开眼再看时四周一片漆黑,刚才还好好的月亮竟然一下子就没了踪迹。

“看到了吧,今晚根本就没有月亮!对方耍了个雕虫小技,先是驱使苏丽丽在我面前血腥自残扰乱我的心智,使我无法静下心来去观察四周。接着控制杨鹏的尸体绑了你诱我上山,把我们困在阵法里无法脱身。”

“那怎么办?现在是他的地盘,他要杀要剐我们不是死定了吗?”四周昏暗无光,只有阵阵阴风,王守开毛骨悚然,几乎要哭出声来。

“那倒未必,我们看不清他,他也照样找不到我们,只要我们藏好等到天亮就有办法破阵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煞阵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山洞还在,只是杨鹏不见了。他们所处的位置,周围不是石头就是沙丘,连草木也很稀少。

“这是块极阴之地,寸草不生寸物不长,选择这块地栖身的必是极煞之人。只有浑身煞气的人才能镇住这极阴之所,此阵并非五行阵而是煞阵。”步青云脸色铁青,他捡来很多小石子背对着王守开不知在弄什么东西。

“这些石子全部装在口袋里,一会儿遇到行尸挡路你就用这个击打它们。数量有限,你注意点儿命中率啊!”

“啥叫煞阵,好破吗?”王守开边装石子边问道。

“要不是深仇大恨是不会有人动用煞阵的,因为煞阵会折损设阵人的寿命。也不知道我们怎么惹怒了这位煞星,对方竟然豁出自己的性命设下阵法来困住我们。想破煞阵必先除煞星,煞星灭阵法自然破除。”

正说着,俩人突然感到地面一阵震动,接着从脚底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沙石响声,听起来就好像千百条巨型的虫子正从沙石理面爬出来一样。俩人虽然有心里准备,但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胆战心惊。只见一具具竖着的棺材慢慢从地下拱了出来……

步青云知道,正常的土葬都平放棺材。棺材竖着埋,所埋之人不是横死就是大凶,棺材里的东西都不是善茬,一旦破棺,后果将不堪设想。步青云带着瑟瑟发抖的王守开四处逃窜,可不管往哪边逃,都会有竖着的棺材像一块块巨型石碑那样从地下冒出来,挡住他们前进的路。guǐdà爷

两人无处可去,干脆坐在地上喘气。棺材终于全部冒出了地面,整块地被堵得水泄不通,四周一片寂静。

步青云望着那些乌黑的棺材,正在思量下一步的动作,突然他的耳膜一震,一阵尖锐的声音从棺材里面传出来,就像有千百只爪子在拼命抓挠棺材板想要抓破底板出来一样。那种“吱吱”声潮水一般传来,听得两人的心都麻了。不久,那恐怖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一股红色的污血渗过棺材板往地面聚集而来……

血尸即将出棺!步青云心念一动,反正是死,何不来个以阵破阵,死马当活马医也好!这样想着,步青云就地取材,用脚尖飞快地圈地画阵。他往最近的四口棺材板上各贴一道灵符,咬破指尖血写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取四灵护主之意。再按照二十八星宿和九宫八卦的位置圈地摆成一副罡单阵。

“罡单阵对煞阵,一正一邪,正必胜邪!”虽然仓促但是阵法已成,步青云内心稍有慰藉,他拉过王守开道,“不要乱动,跟着我走!”本文出自鬼,大,爷,鬼故事,转载请保留!

步青云的步履古怪,蜿蜒曲折,就像踏在一条看不见的路线上,王守开照葫芦画瓢走得异常辛苦。

这时地面已被染红,除了贴着灵符的那四具棺材,其他棺材里的血尸已经悉数爬了出来。那些血尸嘴里嘶吼着举着僵硬的双手扑向俩人,走到罡单阵前却好像碰到了一道无形的障碍,怎么也无法冲出去。

血尸不像其他的行尸,它们戾气甚重,一旦放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层层血尸把两人困在罡单阵里面,血尸进不去俩人也出不来。王守开两腿发软早就跌坐在地,步青云内心郁结,灵符已无剩余,师父教的那些驱鬼逐尸咒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步青云的大脑在拼命转动,灵光一闪他面露喜色。

“天雷风雨兵,四方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步青云高念驱鬼咒,同时双手结印,一个五雷轰顶掌如疾风骤雨般打了出去。面前的血尸随即扑倒一片。可是顷刻之间,血尸们就立了起来,更加暴躁地往前冲击。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王守开叹了口气。

“凡是阵法咒术施展的时候都会带有戾气,有人在这些血尸后面做法让它们吸食这些戾气,所以对这些东西施咒反而会增长了它们的威力。”步青云看出了里面的玄妙之处。

“死之前,我倒想看看那位煞星的真实面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来由

步青云飞跃而起,立在一具竖着的棺材上面,朝着黑黢黢的山洞喊道:“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总之你用这种手段杀死两个手无寸铁的常人也胜之不武,枉称英雄!有种的话你就现身一见,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没有人回应。

步青云等了一会儿,心里有点儿绝望,他狠狠地朝山洞骂道:“果然是孬种一个!天地都嫌弃,只能住阴地与鬼畜为伴!”

步青云正骂得过瘾,突然一条黑影从山洞里飞了出来。

一个面相丑陋,四肢短小的男人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立在不远的棺木上,他面露凶光和步青云对峙。

步青云心里一惊差点跌落棺木,这就是煞星,也太丑了吧?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男人虽然丑陋可憎,但自己对他却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熟悉感,仿佛很早以前就认识他。

“你就是煞星?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我得罪过你吗?”步青云不甘心地问道。あ鬼あ大あ爷

“你欠我的,所以你必须死!”男子冰冷地回答。

“我从没见过你,何来我欠你之说,我就要死了,你也没必要遮掩着什么了。”

“好,就让你死个明白!”

步青云可能不知道,他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在郊外。

那年天寒地冻,一个老道路过郊外拾起了那个弃婴。婴儿哭得很凶,怎么哄也哄不住,回到家解开婴儿的衣服检查,老道骇然吓了一跳。原来那是个连体婴。男婴的脖子侧面寄生着一个小小的头,那个小小的头下面长着在母体内就萎缩着的四肢,而他的身体却和男婴共用的一个。老道没有丢弃畸形婴儿,而是找了家医院给婴儿做了分离手术。手术后,那个正常的男婴被老道带在身边抚养,而寄生的那个则被送到乡下一农妇家里寄养。

“你说你是不是欠我的!凭什么你能享受生命中美好的一切,而我却只能活在黑暗阴影之下?”男子看着步青云两眼泛红恶狠狠地质问道。

步青云哑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同眼前的煞星是这种关系。常说双生儿都会有心电感应的一刻,难怪第一眼见步青云会觉得自己同他很熟悉。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没曾想昨天你往我身上抛了张灵符让我找到了你,真是老天有眼!”恶煞仰天狂啸。

步青云一阵懊恼,这种灵符是师父独家研制,没想到倒成了煞星找上门的线索。

“你也是修道之人,为何你要残杀无辜的生命?食人血肉,操控行尸,你迟早会受天谴!”

“我就是要用那些健康强壮之躯的血肉来弥补我的先天不足。受不受天谴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吧!哈哈!”煞星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

师父也真是的,干吗不把他直接扔了,还送什么农妇,现在倒养了一个害人精。步青云暗骂道。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除煞

这时,只见煞星掏出几道黑符扔向血尸群。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煞星念动杀鬼咒,一声爆喝之下黑符炸开,就近的几具血尸马上被炸得支离破碎,地上的血水流得更多,群尸变得更加凶悍暴戾。

“惨了,煞星是在制造更大的煞气!”步青云正着急,突然听到王守开的惊叫声。步青云忙低头往下一看,原来罡单阵已破,血尸向阵里冲了进来,贴上灵符的那四具棺材也被打开,四具血尸爬了出来。

王守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石子乱砸,一边尖叫乱撞。石子砸在那些血尸身上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步青云也想不到他们会遇到血尸。他只是蘸着自己指尖上的血,画了一道符在石子上面,可这些符对血尸却并不管用。

眼看王守开的心脏就要被血尸给挖开了,步青云一声疾喝跳了下去,一脚踢开那具血尸。没防备另一具血尸伸着爪子袭向他的腹部,步青云腹部一阵绞痛,低头一看小腹已经被血尸掏出个洞来,肠子都流了出来。κ鬼λ大μ爷ν

“啊!”只听得一声闷哼,刚才还立在棺材上洋洋得意的恶煞竟然一个跟头从上面翻了下来,倒在地上捂着腹部不停地翻滚。步青云无力地跪在地上,血尸越聚越多,他看了一眼翻腾在地的恶煞大脑一片空白。恍惚中想起了师父临终前的一句话:“吾儿青云有一劫,花开并蒂有一煞,风起花落煞除。”

步青云顿悟,原以为师父打的是哑谜,没想到师父说的是结果。

步青云用尽全力喊道:“煞星,你的死期到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俩并蒂双生,两身共用一魂,一人死则另一人亡,你等着受死吧!”

煞星一听,看着倒地的步青云,显得惊慌措乱犹豫不决。未了,突然念动符咒双手朝棺材群一推,那些竖起的棺材突然凌空翻转过来,朝着那些血尸飞去。血尸又被重新装进棺材里,那些颤动的棺材带着棺材里不甘的嘶吼声缓缓朝地下沉去。

煞星双手撑地汗如雨下,突然张口喷出一口血水来。

“他破坏了自己设置的煞阵,结果遭到了煞气的反噬,现在也是元气大伤,守开你赶紧跑!”步青云推了一把王守开,他的嘴角流出血来。

“要走咱们一起走,要死也死在一起!”

“傻兄弟,你看不出他不敢杀我吗?杀我等于杀他自己……等等,守开,求你杀了我,只有我死了他才会灭亡,不然等他的伤好了,我没那么高的道行制伏他,又会有无辜的人死去。自杀的不能算数,必须得让另一个人杀死我,没时间了,守开快点儿动手!”步青云的眼睛坚定地看着王守开。

王守开流出两行清泪愣在那里,突然他狂啸一声,举起脚下的一块石头朝步青云的头上砸去……不远处的煞星突然头破血流地栽倒在地,他那短小的四肢抽搐了几下,很快就没了动静。

王守开把步青云的尸体背到背上,步履沉重地朝山下走去。快到路口时,他突然看到杨鹏的尸体正挡在那里,那张烧焦的骷髅脸看似很得意。王守开并没有害怕,他把握在手里的一颗小石子用尽全身力气朝杨鹏的骷髅脸上砸过去:去死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遂宁租房网 https://sn.c21.com.cn/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