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趣闻趣事|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服装服饰| 农药资讯|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房产资讯| 宠物资讯| 家电资讯| 数码资讯| 女性话题| 更多

爱情只有一张床那么大

【发表时间:2020-10-16 13:51:16 来源:优图网】

  刚结婚时,我们租住在一个小房子里,只有一室一厅。

  卧室呢,只能挤得下一张床,主人在那里留了张宽1.2米的床,我对宇凡说:“我们去买一张大一点儿的床。”

  可他豪迈地说:“反正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床小有什么不好,我们这样睡就行了。”

  于是,她真的想停下了,可是她的人生已经脱轨太久了,疼痛令人觉得真实而温暖。她想,如果就这样再也不睁开眼睛该有多好。他紧紧地搂着我一齐摔倒在床上,我们在床上相互挤得哈哈大笑。

  第二天下班回来,一进门我就惊呆了,大门对着的那面墙,被刷上了一幅美丽的图画:蓝色的海洋和五彩的热带鱼,让人感到无比清凉与宽广。那个所谓的餐厅呢,宇凡将它刷成了橘黄色,卧室连同房顶都被刷成了淡淡的紫色,上面画着无数朵金色的郁金香。

  于是,我们在这里开始了童话般的生活。宇凡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远很远,要挤一个同桌的他多小时的车,我只需步行五分钟。

  每天我早早地回家做好饭,然后放着音乐穿着漂亮的小吊带做卫生。我们面对着“大海”和“热带鱼”吃饭,在“开满”紫罗兰的房间里依偎着相亲相爱。

  我们常躺在床上闲聊,他说会挣很多的钱,给我买很大的房子,种一院的花草,还要做一个凉亭,专门用来听雨声……

  我总是像个被宠坏的孩子添油加醋地说还要这个、还要那个,直到兴奋地张牙舞爪起来。然后,我认真地加上一条:将来卧室里要摆一张大大的床。两个人说着便在一种对未来的甜蜜期想中睡着了。

  三年过去了,我们还在那张小床上挤着,刷在墙上的五彩颜色早就消退了。那个经常掉腿的床变得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 天堂使者笑了笑,提醒阿达:"你不要忘了,你只有个小时的时间,在个小时内,如果不能让小涯对你说‘我爱你’,她还是会死!",我总是生气地朝他叫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一年后,我的小姨嫁到美国去了,走之前,她把那套大房子留给了我们。啊,大房子,大房子,我的大房子终于从天而降!

  “我要把房子四壁全部打通,让家里大得可以开pa过晚上十点,通讯连便极少有电话。渐渐地,赵辉养成了习惯,夜深人静,他便拨通通讯连的电话。他知道了女兵姓卢,叫卢慧,来自江南。小卢很开朗,常常为他讲南方的小桥流水,讲奇异的民俗风情,讲椰子树,还有海滩。其实,无论她讲什么,赵辉都会听得津津有味。但不管讲得多尽兴,卢慧直恪守个原则,从不超过分钟。当她得知赵辉要报考军械工程学院,便不断地鼓励他“加油,赵辉,你定能行。”rty(派对);我可以坐在窗台上看星星,可以睡在地上读小说……年少暗恋,”我兴奋地拉着宇凡的手描述着自己的装修计划。

  他却有不同意的看法:“我们很快就会有自己的baby(宝宝我们都忐忑不安的读信,无奈的发出叹息。生活真是太搞笑了,武生喜欢的是小米,佳明喜欢的是我。这和我们的暗恋背道而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该怎么办呢?)了,这样四面打通的房子不利于隔音;还有啊,这样很费冷气的。”

  在我眼里,这一切幸运都是因我而得到的,理所当然应该由我说了算。

  房子很快就装修好了,所有需要隔断的地方都用了彩色的帷幔、洁白的木地板、象牙色的北欧家具……

  “这个家好看吗?你快乐吗?”我兴奋地问宇凡。

  “好看是好看,可是我觉得不像是我的家。”他有点答非所问。“还有,我能要求有一张床吗?”

  “为什么要一张床呢?我们就睡在地上,一张床垫,很多欧洲人就是睡在床垫上的……”

爱情只有一张床那么大

  “可是,我从小都是……我听出了他挑战的意味说:“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是违法行为,学校有政教处负责管理,如果政教处管理不了还可以请派出所,我想你大概不想与法律抗衡吧?””

  “就这么定了!”我不由分说地一锤定音。

  住进了大房子的我们并没有感到幸福。我们睡在床垫上,再不会掉下来了,床垫也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他被卷入场政治运动,因为他的外公在国外。那个年代,只要沾上国外,命运就要被改写。因外公的牵连,他丢了工作,被押送到家劳改农场。他与她,音讯隔绝。了,他也停止了向我描述美好的未来。

  因为每当他一这样说,我便讥笑道:“未来倒是来了,可是你说的那些东西都没有来啊。”这样久了,我们也似乎相对无言了。因为再说下去也许就会吵架。

  有一天他起夜时,一不小心扭了腰。我恍惚听到他的喊声,赶紧爬起来扶他上床。

  “还疼吗?”我问道。

  “不疼,我很高兴。”他轻声地说。

  我有点吃惊:“为什么?”“因为你还是爱我的。你刚才起来的速度和动作让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我相信你还是爱着我的。”他用一双大女人连同椅子,一起摔倒在地。她开始了绝望的哭泣。那是无声的哭泣,她的嘴巴被胶带封得很紧。手抓住了我的手。

  经过了一番动荡,我们一下子都睡不着了。看着窗外久违的月亮,圆圆的、亮亮的,挂在窗边。

  “我真的没有用,到现在,都无力为你买一套大房子。”他捋着我的长发说,“对不起啊。”

  我突然感到心酸,往日的细节浮现,那个纯情的大男孩花了一整天为我粉刷房间的表情,和那个浪漫的他一起散步时无边的梦想,那些执手相依的夜晚,还有每天挤在公交车里向我挥别的情景……

  其实他是真心爱我的,早上睁开眼,他头痛欲裂,他扭头看看,自己是睡在自己家里的床上的,周出奇的安静,她不知道去聊里,床头柜上有纸条,是她留的:餐桌上有香蕉和VC片,醒后记得各吃个。他也一直在努力,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艰难的旅程,我们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还要彼此责难呢?想到这里,《京报》初创阶段,邵飘萍打出了“必使政府听命于民意”的旗号,模仿英国《泰晤士报》、法国《法兰西时报》和《巴黎公论报》,意图用报纸来监督政府。但中国国情与西方不同,报人办报需要资金,或多或少会接受政府的津贴,这在当时是公开的秘密。在这期间,邵飘萍与汤修慧一唱一和,一个与政府内幕军阀搞好关系;一个就和高官们的“内人内子”们套近乎。胆识过人的汤修慧曾经两次与段祺瑞的长子段宏业及其姨太太私下会面,并收下了段宏业“补助”的大额现金支票。其实,这些军阀也是《京报》的重点“抨击”对象,邵飘萍为妻子私下“收款”的事,发过火、生过气,但面对尴尬现实,最终还是接受了。人人都知道,邵外出有专车、服饰显高贵、出手还大方,这都不是一个穷报人能负担得起的。我一阵释然,心里充满了一种美好的情愫:“亲爱的,不要紧的,放下你的那些承诺吧,只要你答应我,从此做一个快乐的男人。”

  第二天,我悄悄地去了家具大世界,我决定买一张非常漂亮、宽大的床。那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由一张淡黄色羊皮包成的,很结男人将车停好,将女人从车上扶下来。他从车上拿下一根拐杖,递到女人的腋下。我这才看清,女人只有一条腿!另外一条,从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也许是路滑,女人晃了一下,险些跌倒,男人忙伸出右手,抓住了女人,女人的双手,迅即抓住了男人。我的心提起来!男人,只有一只手!左边那空空的袖管,在女人抓住的那一瞬间,飘了起来!实、很柔软,放在我们卧室,果然气派而舒适。

  从那以后,我们爱上了这张床,他窝在这张床上,继续做着许多许多的美梦。每当谈起这些梦的时候,我也还像一个小女孩般充满期待地听着在宋金娜的撮合下,杜丽主动约会陈军。面对杜丽的追求,陈军也一度想接受她,可两人在一起时,陈军的话题总是不由自主地转到宋金娜身上。。而他那种激情飞扬的样子,真的很有男人味。

  “爱一个男人就要让他活得像一个男人。”这句话真的没错。只是在听完他的所有梦想后,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生活,努力地、积极地、认真地,朝着梦想的方向。


在线培训管理系统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