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趣闻趣事|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服装服饰| 农药资讯|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房产资讯| 宠物资讯| 家电资讯| 数码资讯| 女性话题| 更多

谢才女千里寻夫

【发表时间:2020-10-15 14:16:43 来源:优图网】

  南北朝,南朝齐后期,战乱不断,君辈出,江南处于血雨腥风之中。而淮河以北的北朝,相对稳定,草原上一个姓拓跋的鲜卑族部落建立起了北魏王朝,到皇帝拓跋宏时,重用了南朝的流亡官员王肃,实行了一系列促进民族融合的改革,这时国家国力大增,雄踞中原,随时准备踏平江南。   公元500年,初夏的一天夜里,一条破破烂烂的小渔船,悄然从南朝齐的首都建业(今南京)出发,偷偷渡过长江,到了长江北岸,它沿长江顺流东下。渔船不去人居繁庶的广陵(今扬州),到了仪征,顺邗沟北上。   小渔船白天隐匿在芦苇丛中,夜里乘着月光行进。绕过广陵后,两岸的人家稀少起来,河里很少有船只航行。偶尔,船队经过,都是运送粮草上前线的战船。岸上,偶尔也有停靠码头,人影晃动,那是驻军兵营,专门盘查来往行人和过往船只的。   淮河和长江之间,是敌对的齐魏两国拉锯战的战场,老百姓早就逃光了!现在是非常时期,齐国大将崔慧景带二十万军队,赴淮阴前线,到了扬州,突然挥师南下,出其不意包围了京城建业,准备取皇帝而代之。结果战败被杀,他手下的残兵败将不敢待在江南,都散落到江淮间,啸聚为盗。所以,邗沟沿途,充满凶险,不管是遇上官兵,还是盗匪,都没有好果子吃。这条小渔船为什么明知风浪险,偏要浪尖行呢?   摇船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船舱中,不时露出几个十来岁孩子的小脑袋,一会儿,他们又像受惊的鸟雀,把头缩回去,躲进芦席覆盖得严严实实的船舱中。   小渔船行进了大半个月,到了江北腹地,这里是沼泽、湖区,离边境前线越来越近。傍晚,小渔船荡出芦苇丛,在一览无余的湖面上航行,暮色里,小船就像一只黑色的怪兽在湖里泅渡。珠湖、甓灶湖、樊良湖,湖湖相连,一百来里水路,一连穿过了十二个湖泊。这天,来到平湖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平湖中有一个小岛,树木葱茏,只听得“哗啦啦”一阵响,岛中像箭一般射出十来只小划子,将小渔船团团围住。小划子上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他们胁迫渔船靠岸。   汉子们推推搡搡地把摇船的小伙子带到岸上:“船上还有什么人,都给我出来!”   六个小孩子次第上了岸,最后,船舱中款款走出一个尼姑,三十四五岁年纪,手执拂尘,神态安详,旁若无人。   汉子们跳上渔船,七手八脚,把船上的衣服被褥,行李包裹,柴米油盐全都搬上了岸。   “你们准备怎么样?”尼姑冷冷地对汉子们说。   “你看不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兄弟几个,就靠这条水路为生。野鸭子飞过,也要捋下它的毛来。”   “几个男子汉,抢孩子和女流的东西,还面不红心不跳说靠水路为生。堂堂七尺男儿,难道只有这点能耐?只能干这样下三滥的事!”   一个头儿模样的人,被尼姑骂得火起,抬起手,朝尼姑脸上打去。手掌离尼姑的脸一尺光景,停住不动了。不是尼姑施展了魔法,而是尼姑眼中喷射出来的两道目光,像利剑,阴冷犀利,刺得他手心生痛。他反倒胆怯起来,问:“你是何方仙姑,要去何地?”   “出家人不打妄语。我是淮河北边的魏国统帅王肃的妻子,齐国前封疆大吏雍州刺史王奂的儿媳,前朝宰相谢庄的女儿,叫谢似玉。我要过淮河,去跟夫君会面。”   听得王肃这个名字,汉子们吓得双腿发软,扑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原来,齐国皇帝萧赜临死时,为了给年少的孙子执政扫除障碍,把雍州刺史王奂和王奂的五个儿子全部杀了。萧赜死后,南齐一片混乱,君更替执政,年仅十七八岁的萧宝卷登台后,更是暴虐无度,杀人如麻。王奂的第三个儿子王肃在京城是个文书官,得知父兄被害的消息,打扮成僧人侥幸逃到北国。北魏皇帝拓跋宏发现了他的才能,相见恨晚,提拔他为车骑将军。王肃不但帮北魏实行汉人法制,而且亲自带兵南征,重创南齐,被人誉为北魏的伍子胥。   汉子们听说眼前的人就是王肃将军的妻子,就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如何不拜?这几个人原来是崔慧景部下,跟着崔慧景造反失败,落下“反贼”的罪名,有家难回,有国难投,只能在江湖为寇。现在有王肃夫人,他们摆脱草莽生活的机会来了。他们要护送夫人,投奔王肃将军。   一只渔船,就这样发展成了一支小小的船队。几个绿林汉子对路径熟悉,他们指引小渔船,出平湖,一路向西,走三百里破釜塘(今洪泽湖),就可以避开镇守在淮阴的南齐军队,破釜塘西岸,离王肃将军镇守的寿春城(今淮南市)不远了。   船进破釜塘,穿过芦苇丛,眼前是浩浩荡荡的湖面。渔船上的六个小脑袋第一次放心大胆地看湖面上的水鸟,看水下的鱼背,看后面几个汉子划着双桨的小划子像贴着水面在飞。孩子都是王家的后代。摇船的小伙子叫王秉,是王奂幸免于难的第七子。六个孩子,是似玉的儿子王绍,女儿小玉,小莺,似玉被害叔伯的遗孤王诵,王翊,王衍。   人多了,就有安全感,似玉坐在船头,情不自禁,吟起了古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船尾摇船的王秉说:“嫂子,好才情。”似玉说:“故乡日已远,伊人日已近。是悲还是喜,你嫂子真是很难说清楚。但是,我们只有这一条活路了,纵然有千难万险,为了孩子们能有一块安生的地方,就必须过去。”似玉出身名门,父亲谢庄是南朝宋的文坛泰斗,元嘉盛世的宰相,宋武帝看到谢庄的子女一个个才情出色,赞叹说:“蓝田生玉,岂是虚言!”谢庄便给这个女儿取名“似玉”。   船到了湖心,已近中午,太阳渐渐地模糊起来,大概是湖心水汽蒸腾的缘故吧。天色越来越暗,不大一会儿,乌云将整个天幕遮盖得严严实实。不好,雷阵雨要来了!“放好船橹,抛下船锚,到舱里来!”似玉大声地对王秉说。船呆呆地停在湖面上。霎时,来了狂风,明镜似的湖面晃荡起来,船儿四周,蹿起了数尺高的巨浪,急浪狂奔,就像烧开的一锅水。风浪里,渔船像沸水中的一片菜叶,一会儿托到了浪尖,一会儿又沉入浪谷,湖水不时地扑进船舱。孩子们吓得脸色煞白,匍匐舱底。风太大了,船篷被风卷起,“啪啪啪”直响。“我去用绳子把船篷系住!”王秉说着,爬到了船头,系上船篷。似玉死死地抱住王秉的脚,生怕他掉入湖中。迎面扑来的浪花,把王秉冲了淋淋漓漓一身的水,回到船舱。船颠簸得像一只摇篮。“孩子们,每人抱住一块船板,王秉抱船橹,万一船翻了,抱住木板,就能活命。”似玉命令孩子们,她把一块块木板用绳子系在孩子身上。天空,雷鸣电闪,倾盆大雨下来了。下了雨,风倒是小了一些,船也平稳了。大雨就像天上戳了个窟窿,整个天都在倾泻下来,直下得“哗哗啦啦”一片响,直下得迷迷蒙蒙满是水。


教务管理系统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xiaoyuanbao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