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趣闻趣事|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服装服饰| 农药资讯|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房产资讯| 宠物资讯| 家电资讯| 数码资讯| 女性话题| 更多

心神不宁

【发表时间:2020-05-21 20:16:03 来源:恩施网】

经过一个上午的反复思考和回忆,叶阳终于得出结论,所有怪事的发生都有一个关联,而这个关联就是祁薇。

一周前祁薇称自己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检查,之后叶阳接到祁薇的电话说要回父母家住一晚。晚上,叶阳百无聊赖地在网上聊天,顺便趁老婆不在考察了一下成人网站。

不知不觉已经是午夜,叶阳打着哈欠准备关机睡觉,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屋子里的灯突然毫无征兆的熄灭,显示器也随之变成了黑色。整间屋子一瞬间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叶阳掏出打火机点着,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摇曳着,无力地对抗着四周的黑暗。就在火光照亮周围一片区域的一刻,一道白光忽然划过叶阳的眼前,消失在黑暗里。

“谁!”叶阳手中的打火机掉下,啪地一声,四周再次陷入黑暗。

叶阳小心地在地板上摸索着,突然他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毫无防备的叶阳尖叫起来,起身向外狂奔。

由于惊慌再加上看不见东西,叶阳重重地撞到门边的柜子上,巨大的撞击力让叶阳倒在了地板上,同时一个东西掉到了地上滚落到叶阳手中。是两个月前小区停电时祁薇买的手电筒。

叶阳赶忙打开手电筒猛地向之前自己坐的方向照过去,掉到地上的打火机安静地躺在椅子下面,而叶阳刚刚摸到的地方赫然放着祁薇的毛绒拖鞋。自己竟然被一只拖鞋吓到,叶阳有些懊恼地摸着自被撞痛的头。

叶阳感觉手里湿乎乎的,把手拿到手电光前,手心里满是红色的粘稠液体。由于刚才太过惊慌叶阳跑的速度太快,竟然撞破了头。

叶阳借着手电发出的微弱光线翻出了药箱,简单的包扎了自己头上的伤口。就在叶阳起身准备将药箱放回原处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从他的眼前划过,闪进卧室。叶阳猛地想起自己之前正是因为看到一个划过的人影才会将打火机扔到地上,然后又摸到了祁薇的拖鞋,进而才会撞破头。

叶阳举起手电,颤抖着起身向卧室走去。空荡的我是没有任何反常,双人床,床头柜...唯一能藏得下人的就只有那个大衣柜。如果真的有人或是其他什么东西进来的话,那么他唯一能藏得下的提防也就只有这个衣柜。

叶阳走到衣柜前小心地将手伸向衣柜的门把手,右手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手电筒,左手准备拉开门。

就当叶阳准备好了要用力的时候,突然灯刷的一下亮了起来,全神贯注的叶阳受到突如其来的惊吓猛地退后一步,险些坐到地上。瞬间的强光刺得叶阳睁不开眼睛。

适应了灯光的光线后叶阳重新包扎了自己的头,随后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祁薇仍旧没有回家,由于前一晚经历的离奇事件,叶阳也没敢再回去,下班后直接叫上好友一起去了酒吧。

天亮后,泡了一夜酒吧的叶阳带着疲倦回到家里,一推门叶阳被吓了一跳,客厅的地板上赫然倒着一只死猫。死猫通体黝黑,绿色的眼睛圆睁着死死地瞪着叶阳,它的背上一跳长长的血肉模糊的伤口向外翻着,血已经干涸。

叶阳将猫的尸体用塑料袋装起来扔到了楼下的垃圾箱,并用拖把反复地擦了几遍死猫曾经趟过的地板。连续的惊吓让叶阳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没想到怪事却依旧没有结束。

此后几天,祁薇一直没有回家,而各种离奇的怪事不断地冲击着叶阳快要崩溃的神经。现在叶阳已经不敢再回家住,到了晚上叶阳就到酒吧去通宵,或者干脆住到旅店里。

一周后祁薇打来电话:“这几天你都没有回家过夜吧?”

“你怎么知道?”

“每天晚上我都会打家里的座机,可是都没人接听。”

“哦...这几天小鹏的媳妇刚好也回娘家了,我每天晚上去他家陪他住。”叶阳撒了个谎。

“哦。明天我要回家了,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等回家再告诉你,亲爱的,拜拜。”

挂断电话叶阳开始仔细思考起这几天发生的事。鬼神之说叶阳是从来都不相信的,那么最近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有人在装神弄鬼吓他。而且能做到这些的就只有一个人。

叶阳不愿相信是她,娇妻与自己恩爱的画面拂过叶阳的脑海。但是,祁薇最近的确很反常,以前她从没有在父母那里一次住过这么久,而且所有的怪事都是从祁薇离开家后开始的。这未免有些太巧合。

可是,祁薇这样害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是她有了外遇,想要设计吓死他私吞他的财产?叶阳突然想起祁薇电话里的话“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亲爱的,拜拜...”叶阳不禁打了个冷战。

第二天叶阳回到家中,他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真相,祁薇知道自己胆小的弱点所以安排这样的方式害自己。但是,但是祁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此时已经有所防备。叶阳决定开始还击。

下午五点,一阵开门声响起,祁薇回到家里,换好拖鞋后向叶阳张开了双臂,叶阳微笑着迎接着祁薇的拥抱。

“亲爱的,有件事要告诉你。”祁薇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但在叶阳看来,这笑容的背后却隐藏着一股阴险。

“不急,先喝杯水再说吧。”叶阳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转身到了一杯水递给祁薇。

祁薇喝了一口后将杯子交还给叶阳:“你当爸爸了。”

“什么!”叶阳手中的杯子滑落,掉在地板上瞬间粉碎。

祁薇不解的看着叶阳,突然胸口一阵疼痛,吐出一口鲜血。

之后,叶阳被警方送进了精神病院。其实早在几周前,叶阳就已经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开始出现幻觉,甚至开始有被害妄想倾向,只是由于忙于工作,他没有重视自己精神上的变化。在毒害了自己已经怀有身孕的妻子之后,叶阳的精神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在精神病院的第一晚,医生和护士们都听到了叶阳的房间了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祁薇,你别过来!”

但是,这里是精神病院,没有人会在乎这些正常的反常现象,好在叶阳的叫声没过多久便停止了。

第二天,医生发现叶阳死在了自己的病床上,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中满是惊恐……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